藍色球魚

花滑人生(四)

@

*ABO注意

*OOC注意

*文筆差注意

*不喜勿入,自行離開

 

 

自從維克多出現後,勇利的生活就變得亂糟糟的,不僅要克服自己一看到維克托就想撲上去的衝動,還得忍住想吃豬排蓋飯的慾望,但是維克托這個會行走的花滑界傳說,不但每天散發著誘人的賀爾蒙,還時常在勇利面前吃著大份的豬排蓋飯,嘴上還不忘唸著要減肥完才能開始滑冰,這讓勇利不管是身理還是心裡都是個可怕的煎熬。

接下來的幾天就是不斷地減肥,帶維克托觀光,減肥,帶維克托泡溫泉,減肥,就這樣不斷的循環,直到某天維克托把自己的行蹤放到SNS上後吸引了大批的記者和追星者來到了九州,接下來日子又多了帶著維克托逃離記者的追殺,這個四月可以說是過得非常充實,直到尤里.普利塞提的到來。

「喂喂!讓我們進去嘛!」

「對啊!讓我們看一下維克托嘛!」

人群不斷的推擠就只是為了想見見花滑界的傳奇─維克托,但是被花滑三姊妹擋在冰場門外不讓進去。

「這裡已經被包場了!」「練習是不對外公開的!」「回去回去!」花滑三姊妹一人一句的驅趕著礙事的人們,但有個人完全不理會她們自顧自地走了過去。

「都說了不要擅自進去啊!」空挧流轉身阻止著正想進入的人,但那人一轉身讓花滑三姊妹不禁大聲的叫了出來。

「尤里.普利塞提!!!」震驚的三姊妹默契很好地同步了。

「維克托在裡面吧?」不多說廢話,尤里直接說出自己來這裡的目的。

「裡、裡面請……」三姊妹不敵尤里Alpha的氣場,馬上變得乖巧聽話。

「啊啊~總算到了!累死我了……」剛跑完自訂的跑步圈數回來的勇利扶著冰場的大門大口的喘氣著,Omega信息素的味道因為汗水而慢慢的飄散開來,這味道讓附近的Alpha都蠢蠢欲動著。

「勇、勇利……」三姊妹用肢體語言向勇利打信號,但勇利還在喘著氣完全沒注意到。

「我跟妳們說喔,我的體脂又恢復到了去年大獎賽的水平了,這樣維克托就會准許我滑冰了!」勇利自顧自的說著話,完全沒注意到有個Alpha正在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場。

尤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一腳把那個蠢到沒藥救的Omega踢進大門內,把大門關起來不讓Omega的味道散出去,壓抑著想把對方推倒想法,一腳踩在勇利的頭上。

『痛痛痛痛!咦?這個味道……尤里.普利塞提!他怎麼會在這裡啊?』勇利驚嚇地看著一臉再看垃圾的尤里。

「他早就答應了要為我編排節目了,你呢?」尤里拿開了腳居高臨下的看著勇利,勇利則是意外的冷靜。

「我沒有想過要讓他幫我編排節目……」摸了摸被踩的地方,發現沒有自己想的這麼痛。

「什麼?他可是請了整整一年的假來到這裡,你到底要他做什麼?你去請個日本的教練不叫好了!你這個只會在廁所哭的廢物Omega!」尤里惱羞成怒的怒斥著勇利,勇利聽到這裡表情變得更緊繃了,他自己知道他根本沒資格讓維克托當他的教練,但是……

「呵,我自己也不知道維克托在想些什麼,不如你自己去問他吧!畢竟是維克托自願來到長古津的。」勇利難得地用自我意識來控制自己的信息素,依舊是那種禁慾的清幽香但這次比上次更多了種魅惑感,讓尤里Alpha的本能不斷地催促著要他標記他,想當然耳尤里並不會遵循自己的本能,反而用意志力克制了下來,他留著汗瞪著那笑的嫣然的Omega,要不是自己的意志力夠強,他早就把那個自以為是的Omega壓倒在地上強姦對方了,但是他可一點都不想要這麼做。

「把你那燻死人的信息素收起來,你應該不會想靠著你Omega的信息素去誘惑維克托吧?別笑死人了!」整理好自己的狀態後尤里好強的說著。

「難道你想要誘惑維克托去標記你?然後讓你幫他生孩子?別開玩笑了!維克托不是你的,你想都別想了!」說到這裡尤里感覺到自己心裡酸酸的,他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但是他才不想去管這麼多。

「這種事我當然知道!」勇利的著頭大聲地怒喊著。

「這種事我當然知道。」勇利抬起頭看向,眼眶泛著淚但沒有流下來,這時尤里覺得苦笑著的勇利比他哭的時候的表情還要更難看。

「進來吧,維克托在裡面。」勇利轉過身帶著路,尤里看著對方的背影心裡面那酸酸的感覺又更強烈了。

「Shit!」尤里罵了句髒話並且跟上了勇利的腳步。

 

 

 

 

------

作者有話要說:

哇喔!越來越有我愛你,你愛他,他愛我的感覺了!不過我還沒決定好要讓誰標記勇利啊QAQ


评论(22)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