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球魚

花滑人生(五)

 

 

*ABO注意

*OOC注意

*文筆差注意

*不喜勿入,自行離開

 

 

打開了連接冰場的門,一股冷氣從裡頭竄了出來。

 

『有些時段沒有進到冰場了都忘記冰場是這麼的冷啊……』勇利無精打采地想著。

 

『啊!』勇利看向冰場中央維克托看起來是在練習新的編排。

 

「那是維克托新編排的節目。」尤里走到勇利身旁,「是維克托為下個賽季準備的短節目。」尤里趴在冰場的矮牆上看著還在場中的維克托這樣和勇利說著。

 

『下個賽季?明明這個賽季才剛剛結束卻已經開始準備下個賽季了嗎?』勇利驚訝的想著。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尤里大聲地喊著維克托的名字,這時維克托才發現我們的存在。

 

「哎呀!尤里你來啦!雅科夫竟然會讓你來日本啊!」維克托淡定的和尤里打招呼,但是尤里的表情已經扭曲到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

 

「哎呀~你這副表情是不是代表那個啊?是不是我忘記我答應過你的事情了?」維克托一臉天然呆的模樣,但勇利深深的覺得他絕對沒有忘記他答應過了什麼。

 

「哎呀~抱歉,抱歉!我完全忘了這件事了呢~但是你也知道我很健忘的嘛!」聽完尤里的來意後,維克托一臉這不是我的錯的樣子說著。

 

「不管!答應了就是要兌現!為我編排一套新節目,維克托!」尤里生氣的的對著維克托喊著。

 

「嗯……」維克托沉思著,似乎在考慮著什麼。

 

「好!我決定了!」維克托招牌愛心嘴。

 

「我會根據自己的短節目為你們編排動作。」維克托摸著下巴對著他們說著。

 

「「哈?/什麼?和這傢伙同樣的編排?」」兩個人難得的有默契地喊了出來。

 

「不是啦~因為這首曲子有很多種版本,我正愁要選哪一種版本比較好,當然我會為你們編排不同的節目的,就在一周後舉行發表會吧!看看誰的節目最能打動觀眾!」維克托舉起一根手指並指向勇利和尤里,招牌的愛心嘴又再度的出現了。

 

「等等!冷靜一點!我輸掉的話我可不想接受懲罰啊!」勇利慌張地說著。

 

「好!維克托要隊贏的人唯命是從!那樣我就會參加比賽!」尤里一副勢在必行的模樣,一樣舉起一根手指指向維克托。

 

「太好了!我就喜歡這樣!」維克托一臉興奮的說著。

 

「「「給我等一下!」」」三個聲音從維克托的身後傳了出來。

 

「這次的比試可以交給我們來舉辦嗎?」花滑三姊妹陰笑著對著三人說著,就這樣『溫泉 on ICE』就這樣靠著花滑三姊妹的宣傳,即將開催在九州的長谷津町內。

 

時間過得很快一周很快就過去了,尤里被維克托指定表演Agape‧博愛,而勇利被指派的則是Eros‧性之愛,經過辛勤的練習以及掌握技巧,兩個人似乎都掌握到了自己的Agape和Eros,比試當天勇利發揮了Omega該有的魅力,贏下了這場『溫泉 on ICE』。

 

「尤里奧要走了嗎?」維克托靠在牆邊看著即將離開的尤里。

 

「不要叫我那個名字!」尤里很不喜歡他這個尤真利所取的暱稱。

 

「所以叫我出來做什麼呢?」維克托難得的正經的說著。

 

「我警告你,離那個豬排蓋飯遠一點!他不是你以前的那個Omega,現在不是以後也不會是!」尤里Alpha氣場全開,認真的警告著維克托。

 

「難不成會是你的嗎?」維克托也將Alpha該有的氣勢展現出來,俯視著站在眼前的尤里。

 

兩個Alpha的沉默戰爭就這麼持續了幾十秒。

 

「我已經警告過你了,別把那隻豬和你的Omega給搞混了。」尤里收起氣場,轉過身就走完全沒多留戀就這麼離開了。

 

維克托一個人站在原地,他思考著剛才尤里所說的話,突然優子慌慌張張地跑了出來找著維克托。

 

「維克托先生!勇利他……」優子氣喘吁吁地對著維克托說著。

 

「勇利發生了什麼事?」維克托一反常態的抓著優子的肩膀,慌張和擔心從他的語氣中就能聽得出。

 

「勇利他昏倒了,現在正要送醫!」優子慌張地和維克托說著,維克托聽完馬上衝到大門口,只見到勇利正躺在擔架上,周遭還殘留著淡淡的清幽香。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維克托自喃道。

 

 

 

 

------

作者有話要說:

這次寫得好像不是很好,我真的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讓維克托標記勇利,我該怎麼辦呢?QAQ


评论(9)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