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球魚

花滑人生(六)

 

 

*ABO注意

*OOC注意

*文筆差注意

*不喜勿入,自行離開

 

 

『這裡是哪裡?怎麼這麼黑?』勇利東張西望的看著四周,突然間強烈的燈光瞬間照亮了四周,是大獎賽的場地,勇利正站在場中央,四周的觀眾不斷的在嘲笑著他。

 

『不,不!不要再笑了!』勇利不斷的滑想要逃離賽場,但不管勇利怎麼滑都不能滑出場地,這時勇利看到了維克托,他站在場外冷冷的看著他,轉身作勢要離開。

 

『不!維克托!不要走!』勇利不斷的追趕著,但維克托只是漸行漸遠,維克托走向的是一位美麗的女子,是個非常誘人的Omega,舉手投足都非常的優雅,看起來是個修養很好的大小姐,維克托輕輕的在他唇上落上了一吻,突然間勇利周圍的地板瞬間崩裂,讓勇利不斷的向下掉。

 

『不!不要!維克托!』勇利伸出手想要抓住眼前的維克托,但維克托好像完全沒注意到他的存在,轉身帶著女子離去,勇利的淚水不斷得流出來,像是珍珠般散在四周。

 

驚醒過來的勇利眼淚不斷得滑落下來,夢境裡的畫面是那麼的真實又那麼的虛幻,那名女子是維克托以前的女友,她是女子單人滑的常勝軍,但在去年因為車禍而去世了,維克托因此消沉了許久,但很快他又振作了起來拿下了這次大獎賽的冠軍,那名女子一直都是勇利羨慕的對象,不但美麗,滑得又好,男友又是維克托,每當勇利在INS看到維克托和她的照片他可以說是既羨慕又忌妒,如今維克托就在自己的身邊他無論如何都想去抓住他,但他依舊沒有自信自己能夠比她更好,甚至他認為自己根本配不上維克托。

 

『哪有Omega自己去選擇Alpha的啊?』勇利自嘈的想著。

 

「勇利的狀態越來越糟糕了勝生小姐。」一個男性的聲音從病床的布簾後面傳了出來,這時勇利才發現自己正躺在醫院裡。

 

「他現在的狀況是怎麼樣了?」寬子的聲音傳了過來,聲音聽起來是那麼的慌張以及擔心。

 

「你們也知道他有信息素不穩定症候群,一到了發情期信息素就會大量的爆發,這是非常危險的,除了對勝生勇利的身體會產生一定的影響,對於周遭的人更是,剛剛他在滑冰場那突然的信息素爆發只是發情前期的小爆發而已,如果一到了發情期就會一發不可收拾,勇利會爆發比剛才更多的信息素,周遭的人不管是Alpha還是Beta都會被他的信息素所影響,所以你們必須幫勇利找一個固定伴侶去穩定他的病情,雖然不一定需要去標記他,但是必須讓勇利在發情期時可以有所發洩。」那位男性的聲音者大概就是勇利的主治醫生,他非常語重心長的向勝生家的人解釋狀況。

 

「醫生,難道沒有辦法用其他方式穩定病情嗎?」真利的聲音也傳了過來,聲音聽起來和寬子一樣的擔心。

 

「勇利他的身體狀況比較特別沒辦法施打抑制劑,最好的辦法還是替勇利找個人來陪他度過發情期,這樣才能讓信息素穩定下來,不然再一次的信息素爆發勇利可能就不是暫時昏厥這麼的簡單了。」勇利小小的拉開布簾,他看到他的家人都站在外面,還有優子和美奈子老師也在,意外地也看到了維克托也站在那裡。

 

「我來幫勇利度過發情期吧。」維克托說著,認真的模樣讓人聯想不到平常那傻呼呼的維克托。

 

「不行!我不准!」美奈子生氣的瞪著維克托。

 

「為什麼?能有個人可以幫助勇利這不是很好嗎?」真利不解地說著。

 

「勇利是我從小看到大的我當然知道,他從小就很仰慕你維克托,但是自從你交了女友後他就變得一蹶不振,你以為他上次賽季怎麼能夠拚進決賽的?他是為了見你一面啊!他滿腦子就只會想著你的事情,甚至幫你生個孩子他也願意,但是你呢?你願意照顧勇利一輩子嗎?勇利可以為了你赴湯蹈火,但是你願意嗎?他對你來說不過是一個剛認識沒多久的人而已,勇利也許會趁著這個機會來懷上你的孩子,就算你不標記他他也無所謂,只要是你他可以什麼都無所謂!我才不會讓勇利做出這麼傻的事情!我是絕對不同意你和他一起的!」美奈子異常的憤怒,但勇利只能默默地低下頭,因為美奈子說得沒有錯,他可以為了維克托赴湯蹈火,也曾經想過要懷維克托的孩子,但是對於維克托來說他不過就只是剛好吸引到他的花滑選手而已。

 

「我想這件事還是問勇利的意見吧。」維克托轉向了布簾,溫柔的眼神似乎是在看著布簾後的勇利,讓原本還在偷聽的勇利心跳漏了一拍。

 

「勇利?」寬子出了聲,似乎是注意到布簾後的勇利已經醒了。

 

「媽媽,我醒了。」勇利拉開了布簾。

 

 

 

 

------

作者有話要說:

我沒想到這邊會拉的這麼長~

原本想說差不多該讓維勇來一發了,看來還是要再拖一會兒啊!

難得寫得這麼長,也順便交代了維克托前女友的事情,希望下一回能夠讓維勇Make Love啊~

喜歡不要忘記按下關注,持續追蹤後續喔!


评论(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