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球魚

花滑人生(七)

 

 

*ABO注意

*OOC注意

*文筆差注意

*不喜勿入,自行離開

 

 

「勇利?你醒了怎麼不說一聲呢?」真利走到了勇利的床邊,展現出了姊姊平常沒有的溫柔。

 

「真利姊,真是對不起,大家抱歉,讓大家擔心了。」勇利低下頭不太敢去看大家。

 

「只要勇利平安就好,媽媽這樣就很高興了。」寬子走到病床旁抱住勇利。

 

「勇利,剛剛醫生說的你應該都聽見了吧?」美奈子雙手還胸,靠在牆壁邊看著勇利。

 

「嗯。」寬子放開了勇利,讓勇利可以看得到美奈子的所在位置。

 

「那你的決定呢?」美奈子嚴肅的看著勇利。

 

「我還是想要讓維克托陪著我度過發情期,就算美奈子老師不同意,我也還是想這麼做。」勇利抬頭望向維克托,用渴望的眼神看著他,維克托發現了這一點溫柔的對他笑了笑。

 

「唉……果然是這樣,說了也是白說。」美奈子老師走到維克托面前,「如果你讓勇利受到任何意點傷害的話,我會拿脫髮劑整瓶倒在你的頭上的!」美奈子凶狠的對著維克托說著。

 

「Wow,別這麼做,這麼做的話我會傷心致死的!而且我絕對不會去傷害勇利的。」維克托看向勇利,而對方因為害羞臉紅到有些放空。

 

在醫院檢查了老半天後,勇利終於在醫生的同意下出院了,醫生還特別開藥說如果不小心嗶─進去了可以在事後吃,讓勇利看著醫生不知道是不是該說謝謝,寬子在維克托的房間設了張雙人床,讓兩個人隨時都可以準備使用。

「勇利!」維克托叫著坐在床邊的勇利,讓勇利瞬間正坐在維克托面前。

 

「是、是!」勇利緊張的看著維克托,但維克托只是把眼罩戴在勇利頭上。

 

「诶?維克托?」眼前一片漆黑勇利也不敢把眼罩拿下來。

 

「今天只是讓勇利習慣而已,因為接下來還會有很多次發情期嘛!」維克托將勇利拉倒在床上讓勇利躺好。

 

「但、但是……」勇利有些不自在的扭動著。

 

「嘛~趁著發情期還沒到來時就先好好的睡一下吧!晚安~」說到這維克托就倒在勇利身上睡著了。

 

「等、這樣誰睡得著啊!」勇利悲慘的叫了聲。

 

時間就這樣過了幾天,訓練當然還是得繼續的,但勇利的發情期遲遲不來,回去問過醫生也只是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要時時密切關心,而勇利自己則是一直都不在狀況內,不僅練習時頻頻出錯,連原本擅長的三周跳也只能跳出兩周,維克托對此非常的煩惱,感覺自己的髮際線都要再往後移了。

 

「勇利!都說了這邊要多點韻律感,勇利!你有在聽嗎?」維克托看著低著頭的勇利,而勇利連看都不看他一眼。

 

「維克托有聽過醜小鴨的故事嗎?故事裡頭的醜小鴨因為長得和其他鴨子不一樣所以被其他鴨子所嘲笑,這時他看見了池塘裡的天鵝,他一直憧憬著想要和它們一樣,從小我就很沒自信,之後知道自己的第二性別後更是如此,直到見到了維克托,維克托一直都是我的憧憬,我想要變得和維克托一樣,想要和你一樣變成一隻漂亮的天鵝!你會幫助我的對嗎?」勇利抬起頭濕潤的眼睛正視著維克托,維克托有點被勇利的樣子震驚到,但很快地又恢復成原本的樣子。

 

「當然,你將會是全世界最美的天鵝,而且將會是只屬於我的天鵝。」維克托將手托著勇利的下巴,輕輕的吻在他的唇上,勇利閉上了雙眼,享受著這個吻。

 

『就算這是夢,也請老天不要再讓我醒來了,我寧願沉靜在這個夢中。』勇利如此的想著。

 

 

 

 

------

作者有話要說:

天啊~總算生出來了,下一回真的可以DA PAO了,抱歉拖了這麼長才讓這兩隻做,我終於發現我有多麼的拖戲了……

希望各位還喜歡,喜歡的話不要忘記按個喜歡,想繼續看要記得按下關注喔!


评论(1)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