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球魚

我的少爺怎麼這麼可愛! (一)

*執事x少爺注意

*OOC有注意

*勇利有些被寵壞注意


「少爺,該起床了!」拉開窗簾讓外投的陽光灑進來,角度剛好可以照到還在床上的美人,黑色的短髮、緊閉的雙眼、微開的嘴唇,足以讓看到的人誤以為是童話中的睡美人。

 

「唔……在五分鐘……」緊皺的眉頭依舊不減他的美麗,抓起棉的兩角用力的將棉被掀了開來,讓原本還躲在被窩裡的身子暴露在空氣中。

 

「維克托!」唉~連生氣的樣子也依舊美麗。

 

「勇利少爺,已經要到午時了,該起床吃午飯了。」維克托溫柔的對著他的主人說著,這時勇利才依依不捨的離開床,起身準備換衣服,維克托將勇利睡衣扣子一一的解開,裡頭並沒有穿內襯,粉色的茱萸就這麼暴露在空氣中,雖然是每天都可以看得見的場景,但維克托還是忍不住嚥下口水來滋潤他乾澀的喉嚨。

 

「維克托,今天的行程是甚麼?」換好衣服後維克托將勇利的頭髮梳得整齊勇利戴上眼鏡,轉過身問著他的執事。

 

「等等要和老爺、夫人用午飯,下午有芭蕾舞課程,美奈子小姐表示如果今天再不過去她那裡等著做柔軟度訓練一個小時,晚上要和普利賽提家一起享用晚餐。」維克托畢恭畢敬的向勇利報告行程。

 

「芭蕾課就不能翹掉嗎?」勇利嘟著嘴向維克托撒嬌,維克托看著自家少爺無奈的搖搖頭。

 

「討厭,就是不想去嘛!想和維克托待在一起久一點……」勇利小聲的說著,有時候維克托總會覺得自己是不是太慣著勇利了。

 

勇利和維克托來到了飯廳。

 

「啊啦!勇利你總算起床啦!」寬子開心的抱著勇利,畢竟有五年沒見到自己的孩子了當然要好好的抱抱他。

 

「媽媽,這樣很難受啊!」勇利當然也很開心能見到媽媽,畢竟他在外留學五年都沒有回到家鄉,只能用信件來往,這次放假能夠回到家裡來住他當然高興。

 

「唉呀~抱歉,抱歉!媽媽太高興了你能回到家了,在學校一切都還好嗎?」寬子將勇利拉到餐桌旁和她一起並坐,想要多多和兒子培養培養五年來沒能培養的母子感情。

 

「一切都很好,媽媽不用太擔心,學校的各位都對我很好喔!」勇利開心的和媽媽分享著在學校的一切,維克托只是在一旁看著,這些年來都是維克托在幫忙照顧著勇利,讓勇利成長到現在這個模樣也可以說是他的功勞,想當初勇利可是連面對自己都會害羞的男孩,而現在勇利已經是可以接辦勝生集團的大少爺了。

 

「勇利晚上要見普利賽提家的公子呢!有沒有很高興啊?你們有好久都沒連絡了吧?尤里可是成長了很多呢!」當寬子講到晚上的行程時不禁讓勇利愣了一下。

 

「尤里‧普利賽提?是尤里奧嗎?天啊!我們好久都沒見過面了呢!小時候尤里還比我矮呢~不知道現在長得如何了。」勇利開心的回憶著小時候的點點滴滴,那時小小的尤里還不斷的和勇利說長大時要和勇利結婚,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的尤里可真可愛呢。

 

「尤里現在可高了,可以和維克托比喔!是說勇利在學校有喜歡的人了嗎?介紹給媽媽認識吧!」寬子興奮地問著勇利,而勇利只是害羞地搔搔臉頰,他偷偷的瞄向站在一旁的維克托,並且搖搖頭。

 

「那可真可惜啊~不過沒關係!勇利還年輕嘛~」寬子招招手示意女僕們上菜,她可不想讓他可愛的兒子受餓了,而勇利則是不斷得偷瞄著維克托,臉頰上紅撲撲的。

 

到了晚上。

 

「天啊……美奈子老師可真不手軟……」勇利剛上玩芭蕾全身癱軟在床上,維克托拿著晚宴服來到了勇利身邊。

 

「勇利今天也很努力呢!」維克托欣慰的看著勇利,只見勇利張開雙手,一副要維克托抱的模樣,看見自己心愛主人的要求,維克托也不吝嗇將衣物放在一旁大方的給自家主人一個擁抱。

 

「維醬!我突然好想回學校喔!在這裡都不能和維醬大大方方的和維醬談戀愛!」勇利再度向維克托撒嬌。

 

「少爺,我們已經說好了,在這裡我是你的執事,而你是我的主人,這個身分不能忘記啊!」維克托無奈的對著勇利說著,要知道他可是多麼拼命的去忍耐不和勇利曬恩愛的。

 

「我知道啊!可是這樣維克托都不維克托了!」勇利抬頭望向維克托,緊皺的眉頭讓維克托知道勇利有多麼不喜歡現在這樣。

 

「只要過完這次的假期,我們就能回到學校了。」維克托在勇利額頭落下一吻,並且幫勇利換上晚宴服,這次的衣服比早上的還要貼身,讓維克托差點把持不住直接撲向勇利。

 

這次的晚餐是在高級餐廳內的包廂,普利賽提家的老爺和公子早已在現場等候了,勇利看見許久不見的尤里還以為自己是認錯人了,因為和印象中那個可愛的尤里奧實在相差太多了。

 

「炸豬丼!好久不見,你怎麼還是這個樣子啊?」尤里看見勇利的第一句就是叫著勇利小時候的暱稱,這才讓勇利意識到眼前的這位至少170cm起跳的男性是尤里奧。

 

「尤里奧?好久不見!你怎麼長得這麼高了啊?」勇利開心的對著尤里笑得燦爛,這個笑容讓尤里心中小鹿亂撞個不停。

 

「沒甚麼,只是成長期到了,是你長得太矮了!」尤里依舊的毒舌讓勇利笑得合不攏嘴,只是讓尤里注意到的不是勇利的笑容,而是勇利身旁的執事,他正在用著不合適的眼神瞪著尤里,這讓尤里心裡非常的不爽。

 

「勇利不介紹一下你旁邊這位嗎?」尤里將勇利輕輕推開站在維克托的面前,稍微抬頭看向比自己高的維克托,眼神銳利的瞪著對方。

 

「敝人名叫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是勇利少爺的專屬執事,您可以直接叫我為維克托,普利賽提少爺。」維克托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尤里。

 

「是嗎?既然是執事就好好的守著自己的本分,執事先生。」尤里不屑的哼了一聲,看見這個情況的勇利趕緊進來打圓場。

 

「好了,我們趕緊進去坐吧!你們不餓我都餓了!」勇利摸摸自己的肚子,確實他真的餓了,但是看這兩個人的氣氛好像也不是吃飯的好時機。

 

「是嗎?那勇利我們進去坐吧!執事先生在門口守著應該沒問題吧?」尤里惡意的對著維克托說著。

 

「當然沒問題。」維克托帶著微笑的假面對著尤里說著。

 

「可……」勇利似乎還想說些甚麼就被尤里帶進了包廂,留下了維克托一人站在門口,勇利擔心的回頭看了一下維克托,維克托只是溫柔的對著他笑了笑,事後門就慢慢的闔上了。

 

 

 

 

------

作者有話要說:

嘛~我是承諾過要放個大更新啦~可是我沒說是花滑人生喔!

新開的坑希望大家能夠喜歡~

如果喜歡我的文章的話不妨按下喜歡,想要繼續觀看要記得按下關注喔!


评论(7)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