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球魚

花滑人生(九)

 

 

*ABO注意

*OOC注意

*文筆差注意

*自創角注意

*不喜勿入,自行離開

 

 

寒冷的俄羅斯冬季,維克托站在橋上欣賞著日出,寒風吹拂著維克托的長髮,為了方便行動而扎起的頭髮被日出的陽光照射的閃閃發亮,一名美麗的東方女子走了過來和他說了幾句話兩個人相互的笑了,兩個人就這麼離開了橋面。

 

維克托和女子有說有笑,他很喜歡看著她那黑又柔順的頭髮,摸上去軟而細和自己的長髮觸感不同,尤其是看到她把劉海往後梳時那股魅力是誰也抵擋不了的。

 

「維恰,你在看甚麼?」女子用英文向他問著。

 

「雅,妳的頭髮真漂亮。」維克托溫柔的親了一下女子的頭髮。

 

「明明你的更漂亮,銀色的而且摸起來和絲綢一樣。」女子嫣然的笑讓維克托心揪了一下,他喜歡她但她卻怎麼也不明瞭。

 

「雅,妳到底甚麼時後才要和我交往呢?」維克托問著,雖然外頭都沸沸揚揚的說雅是他的女友,但只有維克托單方面的追求,雅倒是一點表示也沒有。

 

「維恰,我並不是你所追尋的那個人,時後還未到。」雅看著維克托說出了令人不解的話語。

 

「雅,我不懂,明明你和我是人人稱羨的Alpha和Omega伴侶,為甚麼妳卻要一次次的推開我呢?」維克托拉起雅的雙手難過的問著。

 

「維克托,我們並不是伴侶,你在尋找的Omega並不是我,身為Omega這點我非常的清楚,維克托,不要再浪費時間在我的身上了,我和你是不會有結果的。」雅拉開維克托緊握的手,轉身準備離去,維克托再度抓住雅的手將她拉進自己的懷裡,並且給她一個深情的吻,雅用力的推開維克托轉身就跑,只留下維克托站在原地。

 

維克托站在原地許久,他的心好像被人用力的擊碎了,他朝雅跑去的方向看去,一輛救護車從旁邊疾駛而去,維克托心顫了一下,他奮力的朝那方向跑去,過了不久他看見一輛載著貨物的卡車橫躺在地面,周圍都是散落的箱子,還有一些血跡,是一場可怕的車禍,卡車因為地面結冰而失速撞上了正要過馬路的行人,速度之快讓那人在空中飛了幾圈才落地,當場沒有了呼吸心跳,司機因為發現自己撞到人了也不顧自己是不是有受傷先跑再說,清晨的街道根本沒有人能夠幫忙作人工呼吸,等到被發現時早就已經是冰冷的屍體了。

 

周圍圍觀的群眾們議論紛紛,維克托無力的看向地板上剛剛雅還帶著的圍巾,那是他送給她當作獲勝禮物的,維克托靠在一旁的牆上,摀住自己的臉痛苦的流下淚水,他很後悔為什麼剛剛要吻她,他很後悔為什麼剛剛不追上去,若剛剛不吻她是不是她就不會跑開,若剛剛追上去是不是就不會有這個意外發生,維克托痛苦的靠著牆滑坐在地上,心被撕裂的感覺異常的痛苦,等到雅可夫來接他時維克托已經有些虛脫了。

 

過了幾天,雅去世的消息在花滑界爆開,各地區的記者湧上了維克托所在的練習場,當然通通都被雅可夫給擋在了外面,維克托在他的住所裡裹著棉被躺在床上,馬可欽在床的周圍擔心的跑來跑去。

 

『維恰,我並不是你所追尋的那個人,時後還未到。』維克托想著雅生前對他說過的話語,雅似乎非常的確定她並不是維克托所在尋找的伴侶,他將雅送給她的髮飾放在床頭櫃上,那是她送他的生日禮物,為了感謝他贈送的圍巾她特別去請人幫她編了個髮飾,髮飾上還刻有維克托的名字。

 

維克托起身離開了床,趴在一旁的馬卡欽舜間起身跑去蹭維克托。

 

「馬卡欽,抱歉讓你擔心了。」維克托拍拍馬卡欽的頭之後在客廳裡找了一把剪刀並來到了浴室,他照著鏡子看他那長到腰際的頭髮一刀將它剪斷,漂亮的銀髮就這麼散落在浴室的地面。

 

「看來還是得叫理髮師幫我修剪一下了。」維克托看著自己慘不忍睹的髮型說著。

 

 

 

 

 

------

作者有話要說:

抱歉昨天忘記更新了……

最近玩陰陽師玩到入迷,都忘了要照顧你們這群孩子了……

我竟然把維克托的頭髮給剪了!我哭!我到底做了甚麼!QAQQ

喜歡我的文章不要忘了按下喜歡,想繼續看不要忘記按下關注喔!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