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球魚

三百粉絲賀文之一

 

點文者:孫苑庭

CP:尤勇

時間:大獎賽後

地點:俄羅斯的溜冰場

要做什麼:尤里吃醋

屬性:甜文

 

『大獎賽後,炸豬丼和維克托一起來到了俄羅斯,雖然只是因為維克托要一邊當炸豬丼的教練,一邊要做比賽復出的準備,當我聽到炸豬丼要來俄羅斯時雖然不想承認但我是真的非常的高興的,但是現在我可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維恰!你給我專心點!勝生你也是!」雅科夫的聲音迴盪在整個冰場上,被點名的兩個人一個是習慣了的聳聳肩表示不是很在意,另一個則是被這個大嗓門的聲音給嚇到立正站好。

 

「雅科夫,我這是在幫勇利做技術指導。」維克托一臉無辜的對著雅科夫說著。

 

「指個鬼!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偷懶啊!勝生的休息時間早就到了,現在你給我馬上放開他!」雅科夫指著還在吃勇利豆腐的維克托罵到口沫橫飛,站在旁邊的波波維奇無辜的被噴了一身口水。

 

「維克托,我就先去休息好了,剛剛那邊的跳躍如果我還有問題的話我會再問你的,讓雅科夫教練這麼生氣也不是很好。」勇利體貼的說著讓雅科夫以為他看到了天使。

 

「呿,那種程度的跳躍我也可以教你,為甚麼一定要問那個禿子啊?」尤里站在一旁不屑地看著維克托。

 

『哼!那個即將中年禿的禿子。』

 

「天啊!尤里奧是說你要教勇利跳躍嗎?天要下紅雨了嗎?還有我可還沒禿喔!」維克托假裝很驚訝的說著。

 

「沒錯,那整程度的跳躍我也可以教他,不需要你這個禿子教他!」尤里凶狠的瞪著他。

 

「不太好吧?畢竟我現在還是勇利的教練啊!」維克托像是完全沒感受到尤里強烈的低氣壓般,手放在勇利的肩上偷吃豆腐。

 

「你這個……」怒到幾點的尤里看起來就像隻炸毛的貓咪,他恨不得現在他手掌出爪子刮花維克托那張欠打的臉。

 

「好了,你們別吵了,尤里奧拜託你別再吵了好不好?」勇利拉住尤里的衣服低聲的拜託他。

 

「呿!」尤里甩開勇利的手然後快速的往休息室的方向移動,勇利見狀馬上跟了過去,回頭還不忘對維克托擺出抱歉的手勢。

 

「維恰你是不是做太過火了啊?」米拉滑到了維克托的身邊問著。

 

「誰叫尤里奧都不好好的把自己的東西收好呢!是說米拉……我真的禿了嗎?」維克托淚眼汪汪的看著米拉,米拉則是一臉不甘我的事的表情快速滑走。

 

休息室內,尤里怒氣沖沖的把置物櫃的門給甩上,聲音大到讓剛進來的勇利震了一下。

 

「尤里奧?」勇利擔心的看著尤里,後者則是生氣地瞪了他一眼然後慢慢的緩和下來,尤里慢慢的站起來走向勇利並一把把他抱住。

 

「跳躍我可以教你,但是不要再和維克托走這麼近了好不好?」尤里輕聲的說道,這讓勇利覺得他真的很像炸毛過後跑來和主人撒嬌的貓。

 

「尤拉奇卡你吃醋了啊?」勇利笑著說。

 

「我才沒有。」尤里轉過頭不想看勇利的臉。

 

「有什麼關係,尤拉奇卡會為我吃醋我很開心喔!而且我對維克托只有崇拜並沒有那個意思,所以可以不要吃醋了嗎?」勇利輕笑的說著。

 

「晚上做炸豬丼我再考慮。」尤里臉紅通通的說著。

 

「或許你想吃更美味的炸豬丼?」勇利意味深長的說著。

 

「也許我們可以各自跟教練請一天的假?」尤里望著勇利說著,之後深情的給了對方一個吻,他忘了他們吻了多久,反正事後兩個人都被雅科夫狠狠地給罵了一頓。

 

 

 

 

 

------

作者有話要說:

沒錯!我來更之前安價的文了~

結果只有Facebook上有人留言呢……

球魚難過但是球魚不說……

是說有看到之一嗎?沒錯就是說還有之二的意思,所以大家慢慢等吧233333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