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球魚

情人節賀文

維勇的場合

一年一度的情人節又到了,不知道維克托在幹嘛呢?是不是在和馬卡欽玩呢?好想現在就見他喔……但是爸爸的痛風又發作了不能不回來幫忙顧店呢……不知道巧克力是不是已經寄到家裡了呢?維克托會喜歡嗎?等等忙完後給家裡打個電話好了~

 

(此為勇利已嫁到俄羅斯的設定,因為爸爸生病而回到日本幫忙顧店,因此只記了自己手工的限時專送巧克力回去,當然維克托收到後用最快的速度飛到了日本給了勇利一個大驚喜,但這都是後話了)

 

奧尤的場合

奧塔別克皺著眉頭邊看著食譜邊做著手上的動作,但桌上卻亂糟糟的,各種咖啡色的液體和固體分散在桌上,臉上也沾滿了咖啡色的粉,不用尤里多想他也知道那個是可可粉,他站在廚房門口就這麼站了三十分鐘看著奧塔別克認真的做著巧克力,到最後他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才走過去訓了一下奧塔別克,但見到奧塔別克像狗一樣失落的樣子又不忍心再罵下去了,他將他從超市買的巧克力丟給他,並拿起桌子上那奇形怪狀的巧克力一口吃下去,並告訴奧塔別克如果敢剩下的話他就揍死他。

 

(其實尤里的巧克力是他精心準備的,並不是什麼超市的巧克力喔!奧塔別克一眼就看穿了尤里的謊言,但他很貼心的沒說破,他也很欣慰尤里能夠吃下自己做的巧克力,但是那顆是失敗的作品唯一成功的還在旁邊他該怎麼告訴尤里呢~)

 

披集和倉鼠的場合

情人節,披集最討厭這個節日了,IG上滿滿的都是情人曬恩愛的照片,讓他這個單身許久的人看了眼睛都痛了,在這天披集難得的沒有狂發動態,就連平常吃飯時都會拍個幾張上傳打卡都懶了,他看著籠子裡的小倉鼠他突然靈光一現,他將小倉鼠帶上可愛的頭紗,然後用紙板製作了一個小巧的藍色眼鏡,而自己則是穿的西裝筆挺並捧著倉鼠連拍了好幾十張的照片,IG的動態馬上更新了,標題是和勇利的婚禮。

 

(勇利看到這則貼文後馬上打了電話給披集,讓披集心理暖暖的,雖然只是一個玩笑但是能得到朋友的關心也讓披集覺得值得了,不過這貼文讓維克托之後都不讓勇利太靠近披集,這讓披集有點苦惱,畢竟他只是想開開勇利的玩笑而已,沒想到後果竟然會變成這樣。)





------

作者有話要說:

小更新~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评论

热度(20)